点击进入下一页

昨日,中国足协办公大楼内部,“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”一行字已被铲掉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昨日,中国足协办公大楼内部,“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”一行字已被铲掉(图)。

日前,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(以下简称足管中心)”已在今年2月撤销,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的“脱钩”已基本完成。不过,国家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的“事业单位在线”网站上,仍能查询到足管中心的信息。21年前,足管中心成立,如今,随着牌子被摘下,这个名称正式成为历史。不过,对于地方足协来说,大多数仍在观望,足球改革的道路,还很漫长。

【改革】

改变历史意义深远

昨日,夕照寺街东玖大厦7层,新京报记者看到,墙上的“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”一行字已经不在了(见上图)。

据足协内部人士透露,足管中心确实已经撤销,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的“脱钩”工作也已基本完成。实际上,总局官网直属单位列表里面,足管中心早就悄然下架。

1995年1月,足管中心成立。这是当时国家体委体育改革的措施之一。此后,中国足协和足管中心形成了“两块牌子、一套人马”的组织架构。

足球运动的主管部门集行政、事业、社团、企业职能于一身,这不仅不符合国际足联“政府不得干预足球运动”的要求,也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足球“官场文化”,政社不分、管办一体、权责不清。中国足球每况愈下和这样的特殊体制不无关系。

去年年初,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出台。在《总体方案》发布现场,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、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说:“我们就是要解决‘一套人马、两块牌子’的问题,今后将不会设置足管中心。”去年8月,《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》出台,加速改革进程。

既是改革者,又是被改革者,中国足协用了一年让足管中心成为历史。按照《总体方案》,国家体育总局仍要通过党委对管理足协。但无论如何,这次改革意义深远,超过了足球乃至体育的范畴。

【条件】

足协脱钩时机成熟

能顺利完成“脱钩”,中国足协具备了“天时、地利”。

首先,此番“脱钩”,足协是在中央政策强有力的支持下完成的。《总体方案》、《改革方案》相继出台,以及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多次讨论,为脱钩提供了支持。此前足协高层曾表示,在改革过程中遇到种种困难,足协也可能“特事特办”实行“双轨制”,即具体事务具体对待。

财政方面,在中国足球整体向好的局面下,中超5年版权卖出了80亿天价,各大赞助商纷至沓来,中国足协自负盈亏已完全不是问题。本周末,中国足协将举行《总体方案》实施一周年座谈会,外交部官员也将出席。这是与以往不同的地方。届时,在外事方面,足协将会得到更多的支持。

人事方面,中国足协组织架构已重新搭建完毕。“按规定核销相关事业编制”只是时间问题。原来几乎没有竞争力的薪酬,此番改革之后,也有较大的提升。没有编制的掣肘,足协在招聘人才上也会更加灵活。不过,在足协内部调整过程中,也出现了原工作人员拒绝离开的问题。

足协方面表示,完成“脱钩”后,中国足协在人员聘用、薪酬体系、外事出访、财务和市场开发、国字号球队教练人选等方面,将拥有更大的自主权。

【问题】

地方足协仍在观望

相比手握各级联赛、国字号资源的国家足协来说,地方足协仍在观望。去年年底的“足代会”上,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剑曾坦言,最大难处就在于地方足协的改革。

新京报记者从一些地方足协了解到,除广州市足协之外,大部分足协目前还没有什么动作,地方足协都在根据各自的改革方案缓慢推进。由于多种原因,地方足协欠缺市场化运作条件,也没有固定资产,甚至没有职业队,脱钩后如何运行将成为最大的难题。

各地足协在改革中遇到的问题也不尽相同。比如,厦门市足协,他们根本没有足管中心,所以不存在摘牌的“烦恼”。他们的烦恼在于,还是要靠财政拨款活着。“如果我们市场化了,人员安置和经费开支困难较大。还是希望中国足协像文件上面写的,能‘扶上马,送一程’。”厦门市足协领导说。而广东省足协,仍打算保留部分足管中心,未来可能会实行“两套人马、两块牌子”的体制。

“足管中心一摘牌,各地方都要加快脱钩力度和速度。”某地方足协官员对新京报记者说,“工作状态要比以前好一些,大家有紧迫感了。”中国足协则表示,对地方足协“脱钩”的指导性文件,会在近期出台。